2.15 案例十五:不明不白就被骗

现在有一种公司,采用模棱两可的方法,让你不明不白的被骗钱。那些采用培训诈骗的一些非法培训机构、美容美发店、桑拿按摩中心以培训并安排工作为名,收取500元至2000元不等的培训费用,或卷款潜逃,或不安排工作。这是大家经常能看到的,而有些更隐秘的方法更需要注意:

1、林先生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自学成才成为一个手机铃声制作人。毕业前曾在一家公司实习过,同事们都认为他天资聪颖,在手机铃声制做方面是个高手。他对自己的未来也充满了信心。毕业以后,他到南方打工。在面试了几次之后,找到了一个工资和福利都不错的公司,但这家公司要求林先生在正式上班之前,做一套他们指定的铃声做为最后考核。一套铃声9个格式,林先生在一天内就搞定,他很有把握地发了过去,但那家公司却以林先生的做的铃声不能令他们满意为由,拒绝了林先生。

后来,林先生进了另外一家做手机铃声业务的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有的做手机铃声的公司,用招聘的方法来骗取一些作品——那些应聘者为了能进入公司,个个竭尽全力。由于应聘者得到的测试题目都是各不相同的,所以一次下来,能顶公司员工一周的工作量,而且应聘者的用心程度,比在职员工要强好多倍……一些公司就这样骗取应聘者的劳动成果。

除了骗取应聘者做的手机铃声外,有的公司骗取应聘者做的策划方案,有的骗取应聘者设计的图纸、商标等等,还有的骗子在承包某项工程后,再以招工为名骗打工者去工地干活,却不签订劳动合同。等到完工时,骗子早已提着承包款开溜,打工者一分钱也得不到,甚至连骗子是谁也不清楚。虽说这类骗子公司骗的不是钱,但是他白白占用了应聘者的智力和劳动成果,也是十分可恶的。

笔者在刚毕业时,就遇到过这样的骗局。那是2000年的时候,我也是刚毕业,急于找到工作,就“饥不择食”的进了一家只有十几个人的没有名字的小工厂。这个小工厂是一个厂中之厂,在一家叫江南五金厂的工厂的三楼的一个角落里。和我一起进去的有三个人,那家工厂把我们一叫进厂门就算招进去了。那家工厂的经理告诉我们,出来打工要能吃苦才能成才,还告诉我们厂里的工资制度是计件(但不说做一件多少钱),多劳多得,做坏了产品要扣工资。只这么一说,没几分钟,什么手续也没办,就要我们马上参加生产。

我在那里干了一个上午,下午大约做了一两小时,突然有一个带眼镜的公司小领导说我做的产品不合格,要扣我工资。我问他,我做的产品那里不合格?他却不说。我心想这怎么行,产品合格不合格总得有个标准吧!不能你说不合格就不合格。什么样的是好的,你又不给我一个标准。那样的话,我干一月,你说我做的全部不合格,我不但得不到工资,你们还要倒扣我钱。我不就亏大了嘛!

于是,我去找经理问他,我是那里做错了。他也不告诉我,我做的产品那里不合格。只是说,因为我做的太快了,所以做错了。这是什么理由!于是,我辞职不干了。我刚出厂门没几步,一个和我一起进厂的一个甘肃的兄弟也出厂了。问他是怎么回事,说是被辞退了。看着他满腹不满,一头雾水的样子,就知道他是莫明其妙的给人家辞退了。说了两句话,我们俩个就各自走了。

当时,我还庆幸自己见机的早,即早离开了这个破厂。但后来,见这家小厂经常招工,我就觉得这家小工厂是一个经常骗人的厂。这个小工厂招工,从来是只打招工牌,不写自己的厂名。由于它在江南五金厂的三楼上,应聘者都以为是江南五金厂在招工,就糊里糊涂进去了。后来听人说,这个小工厂有活干就招工,你干不了几天就炒掉你。经常这样骗人白干活,不给钱。

说点题外的话。上面所说的这个没有名字的小厂,是我进的第一家工厂。我进去后,看到一个老员工身边放了一个千分尺(螺旋定位测量仪),就觉得好奇。咱是从学校出来地,这玩意儿咱没见过呀!我就向那个老员工请叫,承他看的起我,还教我怎么用这个千分尺(螺旋定位仪)。我出了这家工厂后的第二天,就进了一家叫广川五金厂的工厂。应聘那天,下着小雨,一二百人在广川厂的门等着招工。可是,就我一个人面试成功了,最关键的就是我会用千分尺。所以,那家叫我上当白干活的小厂,我不知道是该怨恨它,还是该谢谢它。

在此向那些在我初到深圳打工时,帮助过我、埋怨过我、欺骗过我、打击过我的人和公司表示感谢。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