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相亲节目的运作解析

时间:2017-06-22 10:00:39 编导制作 我要投稿

电视相亲节目的运作解析

  我国电视相亲节目的发展,从1988年山西卫视《电视红娘》的开播,到1998年湖南卫视推出《玫瑰之约》,再到2009年湖南卫视的《我们约会吧》与紧随其后江苏卫视推出的《非诚勿扰》,掀起电视相亲节目的几度热潮。电视相亲节目为什么会如此红火?究其根本原因,它强调了人类最隐秘、最原生态的内核——人性的价值取向及其在相亲过程中的博弈。

  电视相亲节目几经沉浮,节目火热发展的背后也暴露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引发学界和业界的热议。特别是在2010年6月9日,国家广电总局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婚恋交友类电视节目的管理通知》与《关于加强情感故事类电视节目管理的通知》两份文件,以及2011年10月24日,广电总局再次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加强对电视相亲节目的管理,防止电视节目的过度娱乐化和低俗化,电视相亲节目究竟该如何良性发展也引发众多的思考。本文拟从娱乐情境下的人性价值取向的基本内容出发,通过电视相亲节目的运作手段解读、揭秘电视相亲节目的运作理念。

  一、电视相亲节目的运作理念探讨

  纵观我国电视相亲节目的发展历程,电视相亲提供的平台大抵分两类:其一旨在"服务",以《电视红娘》、《玫瑰之约》等为代表,寻找婚姻的另一半;其二旨在"速配","只提供邂逅,不包办婚姻",时下相亲节目大多如此定位,以《非诚勿扰》、《我们约会吧》等为代表。前者经历短暂辉煌后迅速没落,后者则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非诚勿扰》引领的"相亲之火"在神州大地呈燎原之势。此部分旨在以时下热播的电视相亲节目为基础,进行电视相亲节目的理念探讨。

  马斯洛认为,人的需要有不同层次,由低到高依次表现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与自我实现需求。相亲节目提供"邂逅"的平台,嘉宾通过自我择偶标准的陈述,表达自身的一种情感诉求,一种婚恋观和人生价值追求。他们从人的双重属性出发,以"性的暧昧与暗示、安全的需要、他人的尊重与认可、自我价值的实现"为主要角逐内容,通过"异性"之间的博弈,追求个性的张扬与实现,而"同性"之间的博弈则是争取配偶权,二者又相辅相成,通过个性的张扬,吸引异性的注意,与此同时,同性之间又展开博弈,个体努力做到"最优",达到成功追求异性的目的。

  (一)自然属性:性的暧昧、暗示,安全的需要

  人的自然属性是人得以生存与发展的前提条件。嘉宾不同的择偶标准,也必然包含诸多关于人的自然属性因素的诉求:一方面通过"性"的暧昧与暗示,间接陈述人类最原始的欲求,并通过私密问题的公开暧昧和陈述,抢夺受众注意力;同时利用人们安全的需要,引发"物质与爱情"、"婚前财产公证"等社会现实问题的热议。电视相亲节目能够受到众人的追捧,收视率上频频得手,很大的原因就在于性的暗示与暧昧。通过刺激受众的"视听",调动受众的情绪,实现一种压力的"暂避"。一是"视觉刺激",主要是给异性以眼球上的刺激与享受,获取对方的注意。以《我们约会吧》为例,本期精彩内容一览之后,女嘉宾的精彩炫舞,抢眼的是嘉宾性感的身材与婀娜的舞姿,而男嘉宾上场之后,部分女嘉宾更是在男嘉宾面前进行热舞,对男嘉宾进行直接挑逗,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刺激与挑逗,获得异性的关注;二是"听觉刺激",通过语言的大胆暧昧与暗示,娱乐受众,引起受众的心跳。在《我们约会吧》,身高一米九来自北京的职业男模特来到现场后,女嘉宾张晶晶因为身高悬殊而直接灭灯,"万一我要跟他那个什么什么的,我还要搬个凳子。""什么什么呢?""就是那个什么什么的……"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非诚勿扰》中主持人孟非与乐嘉之间的调侃亦是如此,"……结果你的眼睛就往人家的……我觉得以你的欣赏品位,除了欣赏眼睫毛,你一定还会再欣赏……""你往下说,你往下说……""大家都懂""你为什么擦一下口水?"通过这样一种言语的暧昧和暗示,来娱乐受众,笑翻全场。人们有着安全的需要和追求。而安全的需要,不仅仅是生命安全的保障,更多的是一种心理安全的构建与保障,如人们对稳定工作的追求、家庭的.构建、物质条件的满足等等,这些是人发展的基础。相亲节目中,对"安全"的讨论集中在这些方面:一是外貌带来的不安全感。如对帅气男生和漂亮女生感到缺乏安全感,《非诚勿扰》的主持人孟非指出,外貌与安全感的来自于二者认识或能力的不匹配。二是特殊职业带来的不安全感。特殊的职业,如健身教练、导游领队、司机保镖等,是讨论较多的话题,往往也会引起内心的不安全感。三是物质保障与安全的讨论。相亲过程中许多女嘉宾都会对男嘉宾提出是否有房的疑问,这是基于心理安全的一种考虑,通过"家"的实体形式来提供最基本的生存空间,保障人的生存权力。而物质的追求亦是如此,男女嘉宾对"收入状况"也关注颇多,或是基于嘉宾职业、兴趣爱好与生活方式等进行隐性推测,或是通过"是否有房有车""年收入多少"的直接提问来获取相关资料,并与自身的心理预期相对照,决定对方的去与留。

  (二)社会属性:婚姻观、人性价值取向的揭示

  人的需求是有层次的,人们不仅有着最原始的生理和安全需求,还有着社会属性的表达与实现,包括精神层次的追求、他人的尊重及个人的自我实现等等。男女嘉宾的择偶标准,也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自然属性的诉求,而是在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博弈的基础上,凸显社会属性因素的表达。

  爱情或婚姻不仅要求生理需要的满足和物质条件的保障,也需要共同的追求与信仰,情感的经营,需要他人的尊重,电视相亲节目也是以此来引导受众,在博弈的过程中,透过观众的嘻笑怒骂,引起人们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对传统道德与现代观点的反思,引导人们选择正确的人生价值取向,弘扬一种社会主流价值。电视相亲的平台,将人的双种属性在男女嘉宾身上不同程度得表现出来,而通过二者的博弈,让受众在饭后谈滋中去寻找人生真谛。而这些博弈通常围绕以下问题进行:1."物质与爱情"的博弈。人们的价值追求是多元的,而物质与爱情是相亲节目探讨的永恒话题。在相亲节目中,既有《非诚勿扰》中马诺 "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的拜金主义言论,也有《我们约会吧》中的理性考量,在了解男嘉宾的前女友将自己当作提款机,最终因为物质条件的不满足而抛弃对方后,女嘉宾丰丽宏认为,如果一个女人把你当提款机的话,是找不到真爱的。女嘉宾刘珊珊表示,火能试金,金钱也能试出爱情的真伪。2.是"个人意见表达与尊重他人"的博弈。两次登上《我们约会吧》舞台的李飒第一次登上相亲舞台时,其"三不要"(我不要穷养的女生,我要富养的女生;我不要单亲家庭的女生;我不要有过感情经历的女孩,最好这个女孩儿像张白纸一样,包括她的心灵跟她的身体)因为观点过于偏执,缺乏对他人的尊重,遭遇全场100位女嘉宾集体灭灯,并引发了现场女嘉宾对他的语言暴力,然而当他再次登上相亲舞台,重新定位,为自己的行动向女嘉宾道歉,首先便得到了女嘉宾的致歉和认可,并最终成功牵手。3.是物质追求、事业追求与人生真正追求的博弈。《非诚勿扰》中来自台湾的高纪光,在经历了飞机的乱流之后,发现生命中挺多遗憾,对父母未能尽孝,人生的另一半还未找寻,忙碌的工作让他忽略掉生命中很多美好的东西,于是重新调整自己的步伐,认识到成功的定义,不是存款的多少,房子的面积,更不是汽车的排量,而来自于快乐。诸如此类,在节目中数不胜数,它们向人们传达了一种金钱观,一种理解和尊重,更是一种人生价值的追求,而这些的传达,通过嘉宾的情感诉求,引起现场的争议,激起受众的兴趣,引发观众的思考,给人启迪,这才是电视相亲节目存在的最重要的意义。

  二、电视相亲节目的运作手法解析

  各相亲节目一再创造收视率上的神话,其运作手法呈现极大地相似性。此部分旨在从国内最火的电视相亲节目入手,探求节目背后的运作手法和规律,解读电视相亲节目中的人性价值追求。

  (一)注重过程,不追求结果

  我国电视相亲节目提供开放性的"邂逅"平台,让男女嘉宾通过"秀"的方式,通过自我择偶标准的表达与博弈,去寻找可能的适合自己的另一半。"秀"的平台的构建,决定它的显著特点:注重过程,不追求结果。在电视相亲这个平台上,人性价值取向通过择偶标准的陈述,鲜活地呈现在受众面前。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博弈,人们对物质的极端追求和理性审视,对美貌的向往与担忧,对自我安全的构建和偏执追求,开放自由与传统伦理道德的纷争,也近乎以夸张的形式出现在荧屏上,受众在观看电视相亲节目的同时,更多的是一种过程的追逐。然而,电视相亲节目也因其过度注重过程忽视结果而饱受批评和争议。首先,节目成为了"秀"场,没有达到相亲的目的,数据显示,成功牵手的嘉宾所占比例低,走入婚姻殿堂的则是少之又少。另外,节目的真实性倍受质疑,男女嘉宾身份的做假,参加节目嘉宾爆料"台上相亲,台下分手"的现象,以及男女嘉宾身份过度特殊化,观点的个体性与社会普遍观点冲突等问题也备受社会责备,节目的真实性存在问题,让男女嘉宾牵手少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