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发展

社工继续教育论文

时间:2017-07-14 充电培训 我要投稿

  美国社工协会(NASW)要求执业社工在获得相关学位后要定期修习一些继续教育课程进行“保鲜”。为迎合这种需要,一个庞大的行业产生。而目前对提供社工继续教育的相关机构和课程内容的监管非常松散,许多社工继续教育项目提供的学习内容可以当作伪科学看待。

  shelunqianyan

  社工继续教育及对其松散的监管

  美国的社会工作专业资格可以通过完成诸如BSW、MSW等专业学位来获得。但是大多数州都规定即便获得专业资格,执业社工也要参与继续教育培训(continuing education,CE),才可继续保持执照的有效性。相关要求一般为每两年参加30小时及以上的CE课程。一些州会特别规定在特定领域(少数族裔、家暴等)的CE课程时数要求。除了各州对执业社工的规定,美国社工协会也要求会员每两年参加不少于48小时的CE课程,以更新知识、提升个人专业能力、适应行业变化需要等。

  提供CE课程的有美国社工协会(NASW)、美国社会工作教育委员会(CSWE)这样的大型机构,也有私人公司、高校的社工学位项目和个人等多种主体。CE课程由各州和其认可的机构根据申请者提供的信息进行审批。这些信息一般包括CE课程的内容示例、评估方法以及学员反映意见的方式等。但是真正在CE课程里教授的内容基本不被审查。换句话说,对CE课程的审查集中在课程提供者的资质上,而并非CE课程的内容上。这样就导致在现实中,只要获得资质,机构或者个人就可以提供任何课程内容。

  松散的审查过程导致CE课程提供者可以在提交的申请书中包含高质量的课程文案,但在实际操作中却草草了之。有些CE课程的内容甚至很多年不更新。等到需要重新审核CE提供者资质的时候,提供者也只是选择过去几年质量稍高一些的课程内容填充在申请表里,在获得资质后继续提供低质量的课程。如果社会工作的主要目的是服务于公众利益,如此不负责的CE课程则隐含着重重危险。

  系统监管的缺失,加上一些课程所教授的微观治疗方法缺乏科学依据,CE课程的问题就更加严重。一些课程盲目宣传新的治疗方法,看上去新颖时尚,实则并没有扎实的实验依据。实际上这样的CE课程已经违背了NASW规定的相关伦理原则——社工实践中运用的知识必须是有根据的、社工不可参与到任何不诚信行为中、社工要如实准确地汇报研究结果等。如果不能提供对相关干预方法的可靠性和有效性的证据,不负责任的CE课程在本质上就是一种伪科学。

  shelunqianyan

  社工继续教育中的伪科学

  科学就是经过定量或者定性研究方法获得并检验过的知识。将这种思路反向,即可定义伪科学:它们是一些观念和实务方法。不管是出于恶意还是无知,执行这些观念和实务方法的人希望能通过科学检验,但是事实上却是与科学的取向、方法和现有知识相悖。伪科学通过看似科学的术语来伪装成科学,但是仔细检验就会发现其实相去甚远。有学者提出区分科学与伪科学最主要的方法就是否可证伪。伪科学靠伪造事实来寻求保护,并且提出一些无法被证伪的结论。伪科学的支持者们也不一定是恶意的,他们可能只是缺少了能将科学以及由科学衍生出的实务方法和伪科学区分开来的工具。

  一些社工的实务方法也表现出某些伪科学的特征,特别是当这类实务方法缺乏经过良好设计的控制实验的研究支持时。或者,某些实务有初步的非控制性实验研究,但研究的结论远远超过了证据。比如说,在初步的干预研究缺乏对照组的情况下,我们不能排除非干预效果起作用的情况,但伪科学的支持者可能提出,他们的治疗方法优于那些有随机控制实验支持的研究。

  社工实务中的伪科学有以下特点:

  a.为了掩盖实验结果被证伪,用事后检验(post-hoc)来解释实验的失败;

  b.在已经犯错的情况下不积极进行自我校正;

  c.逃避或者是狡辩为什么(在相关领域)没有同行审阅的论文发表;

  d.强调一个实务方法的成功之处,而忽略反对的意见;

  e.颠倒举证的义务,将举反证责任强加给批评者;

  f.缺少与早期理论的联系,而宣称新的实务方法是一个颠覆性的范式创新;

  g.主要依靠个人证言和道听途说的证据;

  h.使用艰涩难懂的术语,使得概念变得更加难懂而难以解释,特别是存在更加清晰简单的解释时;

  i.宣称这种实务方法对对广泛多样的群体有效,但是缺乏足够的实证证据;

  j.宣称这种实务方法可以和其他实务方法配合使用,但却并没有专门研究过。

  在一项对全美400名注册社工(LCSW)的研究中,75%的社工在过去一年的实务中使用过至少一种新兴的但没有实证支持的治疗方法。为什么这种现象值得关注?最明显的理由是有些被社会工作者们广泛使用的干预方法已经被发现会对服务对象造成伤害而不是带来帮助。这严重违反了“不造成伤害”这一主要伦理。有些干预方法(如critical incident stress debriefings for trauma)最初的伤害并不明显,但是文献回顾和元分析(meta-analysis)的结果显示,这些干预方法可能没有帮助,也更可能引发创伤后压力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thought field therapy (TFT),创始人是美国心理学家Roger Callahan。这个声称可以改善心理问题的治疗方法揉合了中国的传统医学中“气”的概念和一些心理学知识。其主要方法是通过手指点击身体的经络穴位(编译者认为其实就是“非专业型点穴”)。一些学者通过实证研究得出了支持TFT的结论,另一些随机控制组的研究则发现采用TFT和那些在不是穴位的地方乱点的人,其心理状况改善并无显著区别(Waite & Holder, 2003)。TFT其实借鉴了东方“能量场”的概念,与之相关的还有气功治疗、灵修、般尼克疗法(pranic healing therapy)。

  继续教育中的伪科学问题不仅仅只是存在于社会工作领域。其他学科如心理学和护理学都有类似的问题。学者们针对这样的情况提出了如下建议:“美国心理学协会(APA)和其他心理学机构应要求实务人员的继续教育必须建立在充分的科学证据之。中止一切建立在科学虚无的基础上的继续教育工作坊”。APA继续教育办公室回应了这些要求,提高了提供继续教育者资格的标准。从2016年1月起,任何教授测试方法或干预方法的继续教育工作坊必须符合以下标准:“在目前的同行审阅的科学文献中有一致的、可信的实证研究支撑”。

  shelunqianyan

  社工能做什么

  我们建议社会工作继续教育的批准机构也建立类似的标准。社会工作中的伪科学问题不是最近才被发现。1945年社会工作者Steiner综述过伪科学在实务中的普遍性。Robin于1995年指出“恢复记忆”和“恢复记忆疗法”的伪科学特征。正是因为这些内容还广泛存在于社会工作学院的教学中,了解伪科学这一问题以及可能给服务对象造成的伤害对于社会工作的学生和老师都是有益的。

  我们能做什么呢?不要参加伪科学的继续教育课程。鼓励您的同事调查可疑课程的证据基础。如果在继续教育的项目中发现了伪科学的内容,礼貌地询问讲者课程中的研究支撑。如果没有可信的研究,请他们将一点说明。阻止伪科学的内容在继续教育中出现是所有社会工作者的职业责任。

  参考文献

  Thyer, B. A. & Pignotti, M. (2016). The Problem of Pseudoscience in Social Work Continuing Education, Journal of Social Work Education, 52(2), 136-146.

  Waite, W. L., & Holder, M. D. (2003). Assessment of the emotional freedom technique: An alternative treatment for fear. Scientific Review of Mental Health Practice, 2(2), 20–26.

  Steiner, L. (1945). Where do people take their troubles? New York, NY: Houghton Miflin.

  Robbins, S. P. (1995). Wading through the muddy waters of recovered memory. Families in Society, 76, 478–489.


[社工继续教育论文]相关文章:

1.体育继续教育论文

2.会计继续教育论文

3.继续教育论文写作

4.会计继续教育相关论文

5.社工工作守则

6.新入职社工培训心得

7.小学教师继续教育论文

8.浅谈会计继续教育论文

9.社工专业学生难对口就业

10.社工专业就业成"皇帝女"


关于我们|致应届毕业生|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手机触屏版|官方微博|求职防骗|问题反馈

觉得【应届毕业生网】对应届生求职有帮助,记得分享给其他应届生,网址是“应届毕业生”的声母YJBY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