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发展

我的求职故事:后失败状态

时间:2017-12-16 求职故事 我要投稿

陈浩

  首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本科四年级

  面试经历:投了八九十封简历,一半获得了面试机会,一共接到了5个offer。

  本次面试岗位:中化国际(12.03,-0.15,-1.23%)招标公司业务助理

  比赛结果:一面落选

  就业去向:平安保险营销管理内勤

  在求职的过程中,一定有一个角色要扮演,就是失败者。

  只有扮演好这个角色,才能体会求职过程中的妙趣横生,还不枉费好好活了一把,反正在不会完结的道路上,再怎么失败也一定都是暂时的。

  陈浩面试中化招标失败,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之前和他聊天就觉得他适合业务助理这个职位。他以前的实习经历,他为人处事那种“混不吝”的态度,他的灵活和一种闯劲,他和贸易伙伴打交道的热情,甚至包括他作为南疆人的优秀酒量,都预示着他以后是一个好业务代表。连陈浩都忍不住说,别的不讲,相对于竞争对手那个女生,他的性别优势是无法更改和显而易见的。结果,中华招标不但选了那个女生,还想选模拟面试上另外一个没报他们实习机会的女生,“只要是英语专业的都想要。”面试官这样说。所以,公司到底要什么,我们永远只能猜个大概。

  不过,那显然不是陈浩唯一一次失败,有一首歌曾经问道:“一个男孩究竟要走多少路才能成为一个男人?”我觉得,走求职这条路就可以做到。

  考验之一:奇怪面试

  陈浩是大四开始正式找工作的。他一共投了80封简历,一半都进入了面试环节,他曾经接连面试过光大、民生、深发展、国家开发银行新疆分行、工商银行(5.55,0.07,1.28%)北京分行、中国银行(4.66,0.03,0.65%)深圳分行等一大批银行。其中后两个还一个进入了差额体检环节,一个进入了中面。其中,工商银行的高效和高压都让陈浩印象深刻:“一天三场面试全部面完,从中午12点面到晚上9点,中午还在食堂吃顿饺子。”面试是7个部门领导对一个面试生,问题也稀奇古怪,陈浩就被问道:“这10个面试生中有7个和你在一所学校,你认识谁?”陈浩好不容易想起一个通过打篮球认识的,结果紧接着面试官又让他说自己比对方强在哪里。

  陈浩说,实际银行的压力面试特别多,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就是他参加的中国银行深圳分行的面试。“一进屋就问我‘喜欢北京还是西安?’‘如果重新定都,你选择定在哪里?’我回答定在北京,他就问我为什么不是南京,不是西安。我回答因为建国时北京离东三省重工业基地比较近,他就又问我为什么现在不能定都西安……一直说了二十分钟。”陈浩说压力面试其实不是看专业知识有多强,而是看高压之下能否继续从事这份工作,“所以不能说我不知道,一旦胆怯了,基本就完了。”

  经过众多面试的锤炼,陈浩也有自己的总结:“面试还是首先要很了解公司和职业的要求,知道自己有什么和它相吻合,面试问题的核心其实是‘我为什么选择公司’和‘为什么是我’,剩下的就看面试官了。当然,找工作,真的,自己的实力还是最重要的。”

  考验之二:失败的心结

  今年二月,陈浩以学生代表身份在中国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实习,为2009年中国应届毕业生就业指导手册出谋献策。当时,有过很多面试经历的陈浩有这么一段慷慨激昂的陈词:“面试过程中,学生永远是弱势群体,企业想让你等20天还是100天都可以。国家必须通过这种措施,学生被通知体检了就去体检,不能言而无信,学生是很脆弱的!”在这段话背后,陈浩是有伤口的:中粮面试不明所以的失败,一直是他心底难以释怀的结。

  去年10月份,中粮在陈浩的学校举办了一场校园宣讲,作为1000个通过“万人海笔”(笔试)的学生,陈浩有机会和其他30个学生参加了一面,并被告知一共两轮面试,最终将选7个人。几次面试隔的时间颇为漫长,后来又因为“高层很重视,以管理培训生的标准对待”追加了大老板的三面,最终陈浩接到预示成功的体检通知电话时,已经三个多月过去,快到春节了。

  “当时告诉我决定要我们7个人,需要体检一下,让我们第二天去解放军305医院。”陈浩还清楚地记得那个电话。接到通知后,他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报告这个消息,然后安慰另一个一起去参加面试却没有接到电话的同学,不料中粮又打电话来了,说:“缩编了,决定只招5个人,你得等下一轮。”第二天陈浩还特地向熟人打电话打探了一下体检情况,“护士念到了你的名字,但是公司的人说弄错了。”他的朋友告诉他。“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黑幕?”陈浩自言自语,说话的时候有点淡然中透着小委屈的样子。

  考验之三:被放弃的Offer

  采访前,陈浩实际已经收到了三个offer,但是出于各种原因,他都拒绝了。

  第一个offer是做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那家公司代理万科和远洋的楼盘,还算好卖,底薪1800元加上高提成,但是陈浩觉得“起点太低”,心怀感激地拒绝了。

  第二个offer是居然之家的市场管理员,月薪3000元,解决北京户口,前两年还解决住宿。我觉得实在不错,不过陈浩觉得日常工作以管理商户、处理客户投诉、检查卫生问题为主,比较琐碎,而且第一年月薪3000元,第二年基本工资只长100元。“我的底薪再低不要紧,但是不能干多干少一个样,本来毕业生就打算付出一腔青春热血为你做一番事的。”他说。陈浩觉得他必须去那种能认可他的企业,他从小就这样,士为知己者死,“我高中时学习成绩为什么一下子上升很快,就是因为一个老师认可我。他觉得我行,所以我果然行。”

  第三个offer是一家本土服装服饰公司的大客户销售,底薪1500元加双重提成,提成是认可人的,但是陈浩觉得产品不是很好卖,公司又在南四环,仍是作罢。对此,陈浩的解释是:“我真的没有很挑,但是必须是我喜欢干的。”“不喜欢还投简历?你这不是浪费双方时间吗?”我问,陈浩觉得也没有办法,“每天宿舍里大家一起床,就纷纷坐到电脑前,打开毕业生、校就业网站和Hiall三个网站,看哪个职位能申请就大家就一起申请,好像不这样,你就会觉得对不起很多人。”

  从男孩到男人

  “求职总动员”落选后,陈浩又接到了两个offer,一家是房地产公司的管理培训生,第一年底薪68万元,一家是平安保险的营销管理内勤,陈浩选择了后者,“相对金融类工作,我最喜欢的就是保险,朝阳行业,发展很大。”我觉得内勤会比较繁琐,陈浩不一定喜欢,没想到他的回答是:“我喜欢,比销售稳定。”

  “稳定”这个词从陈浩嘴里跑出来是奇怪的,陈浩也说自己不是求稳定的人,“但我是理智和现实的人。”他现在选央企是因为外企的情况“一个萝卜一个坑,很有可能因为没有名额,实习了两年都进不来,很不确定”;其次,他想在“未来发展明朗”的企业工作。“我们学校都是,如果放着毕马威和另外一份工资高得多的工作,肯定去毕马威。”我问为什么,他回答:“因为那里工作三四年,出来之后可以去很多五百强企业,慢慢做到财务总监,你的人生就不一样了。”我又问财务总监的人生是什么样的,陈浩讲了一个他们学校盛行的例子,说是一个普华永道的师哥后来进了IBM做财务,“底薪100万!”……

  说到自己的缺点,陈浩觉得是比较浮躁,只看表面,“急功近利”——他用了一个挺重的词。他还用拒绝居然之家offer时那个领导对他说的话来作为自己浮躁的证据,彻底批判自己。“那个领导对我说:小陈同学,你想去哪?是不是还在想中粮的职位?你只是看到了一个表象,中粮的大厦24层,居然之家的大厦6层。但是,大楼再好也不是你的,你要看进去之后自己坐的是哪把椅子。在中粮,可能给你发把小板凳,但是居然之家给你发皮椅。”

  真实的陈浩

  陈浩的父亲是阿克苏武警支队的武警,母亲是当地某日报的编辑。陈浩从小家教甚严,高三被阿克苏市推优入党。在高一升高二的时候,父亲还让他休学两个月,边自学边去武警支队做三个月新兵训练,让他尝尝吃苦的感觉:每天早晨6点半起床把棉絮薄厚不匀的棉被压平,压到八点,后面就是3公里15公斤负重跑。前10天陈浩只能跑一公里,后面的两公里都是班长用背包带绑在他身上拖着走的。

  作为外地生,陈浩说自己到了北京什么都新鲜,大学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参加学校的社团上,不像北京孩子知道找工作要早准备。除了带女篮参加比赛,他还去教音乐社团的团员学单簧管。

  陈浩从小喜欢历史和军事类的书,比如一口气看完美国史、欧洲史之类的,什么刘猛的军事题材、红色小说《枪杆子里出政权》都看,最近正在看的是胡平的《100个理由》。

  我问陈浩找到工作后会花家里的钱吗?“必须会。”他回答,“应届实习生最多3000元月薪,但是北京住房一间单间至少1000-1500元。如果你在商业区上班,一顿饭至少20元,一天伙食最少30元,一个月就是1500元,要不要坐车?不做别的了?”陈浩的父母倒是很理解儿子的处境,已经决定第一年给他赞助房租,孩子过生日也寄点钱。我觉得陈浩是动机很强、欲望很高的人,完全可以自己闯一闯,不必赶紧找到固定工作。他却说自己“很着急”,“我天生这么乐观的人,别人那边打仗,我还会坐在这跟你聊天,只要给我一点时间逃就行。但是找工作真的压力很大。”他又抽了一根烟。“作为这拨的失败者和新一茬学生竞争,是不会有人要的。”他说,“当然实在不行也可以回新疆,那里会有很好的工作。”但是才说完这句话,他就又补充了一句:“混不下去了也不回去。”

  好在一切失败都是暂时的,陈浩历经了一年的等待和失落,真正考虑何去何从的问题并没有真正发生。

  我的宿舍@Beijing

  首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虹远楼2011宿舍(本科生)

  同住一个宿舍的他们分别属于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商学院3个不同专业。与其他男生宿舍同样乱糟糟的内务,同样尚表露热诚的脸,同样休闲随意的穿着,与非毕业生宿舍唯一不同的是——挂着5套笔挺的正装。

  韩治滨

  内蒙古呼伦贝尔人

  专业:市场营销

  毕业去向:中国银行西藏分行(林芝)

  韩治滨父亲是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他是家中独子,父母希望他能留在身边,最起码留在北京也离家近些,但他却选择去了西藏。韩治滨是整个宿舍里求职最顺的一个,整个过程他一共投了20来份简历,获得了6个面试机会,其中4个都给了offer,还有一个是因为面试通知太晚,他已经和中国银行签了三方协议。

  韩治滨是个有梦的青年,这点从他选择求职的地区就能看出来:呼伦贝尔、北京、西藏和新疆——要么在家,能照应父母;要么在北京,最核心的城市;要么就去最边远的地区放飞梦想!选择去西藏,韩治滨的父母是反对的,特别是在签完三方协议后的第3天,北京卷烟厂也给了offer:解决北京市户口,并且薪酬是去西藏的3倍!对此,韩治滨也曾有些动摇,毕竟一边是北京+高薪,一边是西藏+父母反对。他既不愿意在尚未开始工作前就有悖诚信,又怕放弃机会今后有遗憾,所以还特地咨询了学校就业处。在被告知不能更改三方协议的一刻,韩治滨坦然了,既然如此,只能说:“西藏,我来了!”

  苏斌

  江西人

  专业:人力资源管理

  毕业去向:未定

  苏斌,眼睛里透着傲气,或者说对陌生人有点小防备吧,得聊上一会才放松下来。他是宿舍里唯一还未定下工作去向的同学,希望能做营销工作,学的却是人力资源管理,因此投简历的时候专业相关职位和营销职位对半开,不过获得面试机会的还是和专业相关的多一些。“经济危机企业营销部门都在裁人,更不要说招我这样的非专业学生了,虽然我修了很多市场营销的课程,觉得自己很适合,也很喜欢。”苏斌说。他曾经策划组织过一个‘创为广告大赛’,只是因为资金问题最终夭折了。苏斌也接到过河北和福建的offer,但由于希望留在北京“找找看”而放弃了。最让苏斌受打击的是一个银行营销的职位,已经走完所有流程,对方也有发offer的意向,居然由于自己的身高而搁浅。苏斌说,找工作是实力的比拼,专业、英语实力重要,关系、形象实力更重要。如果离校前还定不下来工作,他打算到福建或拉萨和朋友一起创业去。

  王传超

  云南宣威人

  专业:人力资源管理

  毕业去向:海航旅业总部(北京)

  王传超是农民子弟,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他是老幺。和米文彬不同,父母希望他能在外面独自闯闯,因此王传超找工作的范围相当广,只要有不错的企业招聘和自己专业相关的职位,他都不放过。

  除了已经定下的这份工作,王传超大量投简历的结果仅是收获了5次面试,有一个青岛的职位,已经走完了全部流程,但最终因为待遇的原因放弃了;还有一个因为面试地点在福建,对方不报销路费而不了了之。最让他遗憾的是,因为二面时他回答问题的方向偏离了所应聘职位的需求,而和心仪的企业失之交臂。还有一个面试机会来自于一个活动中偶然认识的朋友的直接推荐,这件事改变了王传超对求职的看法,“找工作不是由知识和能力决定的,更多的是机遇。”

  米文彬

  甘肃人

  专业:会计

  毕业去向:中国银行甘肃省分行(兰州)

  米文彬的爸爸是教师,妈妈是家庭妇女,有两个姐姐,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米文彬从去年9月开始在北京一家做风力发电技术的外企实习,12月对方已经确认他可以留下任出纳,月薪5000元。由于该企业不能解决户口,学生身份的米文彬没法签署劳务合同,作为“准员工”先继续工作。但是,在今年3月份,米文彬却在没有任何offer的情况下,因为做毕业论文辞职:不断的企业面试通知让他觉得找工作不是问题,再加上中国银行面试已经结束,只是等最后的通知。还好,纠结仅10天左右,米文彬等到了中国银行的offer。

  米文彬自己说选择回甘肃,父母的意愿只是原因之一,同时不断强调外企并不适合自己,却没有说为什么不适合,倒是说:“外企其实也挺不错的,薪水在毕业生里挺高,而且工作也挺轻松,虽然比不上国企那么轻松,但是也相当好了。”  


关于我们|致应届毕业生|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手机触屏版|官方微博|求职防骗|问题反馈

觉得【应届毕业生网】对应届生求职有帮助,记得分享给其他应届生,网址是“应届毕业生”的声母YJBY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