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发展

一个上海白领的一天工作日志

时间:2017-05-03 职场动态 我要投稿

每天清晨,当地铁2号线穿过黄浦江,在车厢里便随处可见这样一群男青年:背着黑色电脑包,穿着不知品牌的深色夹克,头发有些乱,眼睛有些肿——有人把这时的地铁称为“张江专列”。

张江高科技园区,集中了大量软件、半导体、医药公司,有超过 6万多名年轻人每天在这里上下班,男人,占了绝大多数。

在这个“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女人鼓吹“好女愁嫁”的年代里,这群“园区男”却在“深闺”里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

他们绝大多数有理工科本科以上学历,领一份尚且不错的薪水;经历过 1次学生时代的爱情,参加过 2次各种名目的“集体相亲”,至少被老妈安排赴过 3次以上的传统相亲……,然而,种种努力,至今未果。

园区团委书记俞博文用“单纯”、“可爱”,“一个个仿佛还在大学时代”、“工作勤奋”、“生活简单”来形容这些男生,尤其突出的一条是“不善于和女孩子打交道”。

只见存折上的数目天天在涨

早上7点半,小凡准时站在五角场大桥五线站牌下。

从他的住处到张江,大桥五线是惟一的公交车。不少外地同事把房子租到离公司只有10分钟车程的张江镇,可他不愿意,“公司那一带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再住在那里,完全不觉得自己是在上海。”他宁可住在五角场,与两个同学一起合租一套三室一厅,离他毕业的大学不远。

但大桥五线是那样一辆令人胸闷的公交车!半小时一班,好不容易挤上去,大家前胸贴后背,一车张江的男男女女,有人睡觉,有人化妆,五角场蛋饼的香气混着人气弥漫开来。不是不可以拼车,张江的论坛上也热火朝天讨论过一阵,但小凡出一趟“短差”就要半个月,拼车“搭子”总也固定不下来,只得作罢。

小凡在一家著名IT软件公司任职,同事大都名校毕业。薪水不错,应届生进门就拿5500元月薪。但公司好,业绩高,压力自然也大。作为软件工程师,小凡工作的一大部分,就是飞去外地,帮客户现场调试安装软件。短则三五天,长则半年。出差补贴是每天120元,出租车票另报。3年做下来,存折上的数字渐长,他也不爱乱花钱,总是说:“也是辛苦钱,趁年轻多攒点,不然怎么买得起上海的房子?”

如果交了女朋友,也可以向领导要求少出差,不过前提是“有人愿意协调”。好在大家都是男人,到了这时,总有单身男挺身而出,小凡就是这样的模范。那些结了婚的人,出差可免,加班就难逃了,有一个同事至今过着“周末夫妻”的生活——自己租房住在张江,老婆住在闸北,等到周末才能回家团聚。

园区千人大食堂

中午一过12点,平时见不到人的园区路上会陆陆续续出现一些挂着公司吊牌的年轻人,大家短则百米,长则数百米地奔向各处吃饭。这天,小凡去的是居里路上的软件园食堂。一个大得能容下近千人的公共食堂。但饭菜味道委实不行,他们常常更换午饭地点,比如,前段时常去附近的美术学院——可也看不到几个美女,多的仍旧是一张张“张江面孔”。还有人吃腻了食堂的“三板斧”,干脆跑去张江地铁口买个蛋饼。

张江地铁站旁林立的餐馆,是几个月前才刚开出来的。此前,除了为数有限的几家食堂,整个张江几乎没有吃东西的地方。有一次,小凡从客户那里回公司已是下午3点,他沿着宽阔的马路走啊走,最终奇迹般地找到一间小面馆,炸酱面要价18元一碗,玻璃瓶装的可乐3元一瓶,“比风景区还贵。”

吃完饭,也可以去园区的“贝尔湖”溜达一圈,这个巨大的人工湖边,有可以晒到太阳的大草坪,但小凡通常很自觉地不去:“那里留给恋人用”。

一个人的圣诞节

这一天,小凡的工作结束得比较早,6点钟下了班,被同事拉着去新天地泡吧。信不信由你,这是他的“处女泡”,所以小凡显得相当活泼兴奋。

“我起码比我的同学好,他毕业后进了医院,周围全是漂亮小护士,起先还有热心大姐张罗着牵线搭桥,可每次都很快被女孩打回票,时间一长,大姐看见他当作不认识。为什么?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带女孩子去哪里!”小凡跟他建议说,“去环艺看电影吧!”他问,环艺在哪里?告诉他在梅龙镇,他又问,梅龙镇在哪里?南京西路陕西路,那又是在哪里?“他只认得两个地方,一个叫家,一个叫医院,天天骑自行车上下班,连地铁都不知道怎么坐……”

也许是酒精上头,回到家,小凡觉得有点累。“上班时一直对着电脑,即使准时下班,也经常觉得很累,就想回家去,更不要说还要经常加班了。”至于健身,那得趁三五个同学都不出差,聚起来才能回学校打场篮球。张江的健身房年卡开价7000多元,“那是给住在汤臣的老板们准备的,跟我们普通员工无关。”而他晚上的娱乐通常是上网、看书、泡论坛。

其实,小凡天文地理历史样样精通,他最爱去的论坛叫“祖国”,最关心的话题除了业界动态和技术问题,就是讨论国家大事。他的房间里,3台电脑无线上网,外加很多个硬盘,他擅长运用各种最新诞生的软件,比如可以看出对方是否屏蔽了自己,使用最新的动画插图聊天,比如MSN8.0。MSN上也挂着几个女孩,去年圣诞节前,小凡很想约一个出去吃饭,连续几天,插科打诨,东拉西扯,最后还是没有开口。12月24日那天晚上,他的MSN上不见一个女生。外面张灯结彩,小凡坐在家里,看了两集电视剧。

圣诞节,小凡找不到方向,园区bbs上号召大家参加相亲活动,他腼腆,不好意思参加。去年联系过的那个女孩已经有男朋友了,不过,每次她的电脑坏了,第一时间一定会向他求助。他耐心地帮人解答到半夜,下了线,依旧只能抱着寂寞入眠.


关于我们|致应届毕业生|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手机触屏版|官方微博|求职防骗|问题反馈

觉得【应届毕业生网】对应届生求职有帮助,记得分享给其他应届生,网址是“应届毕业生”的声母YJBY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