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导阐述怎么写

时间:2017-11-27 11:18:25 编导制作 我要投稿

编导阐述怎么写

  编导阐述怎么写?首先得弄清楚它的基本概念是什么:编导阐述也叫导演注释,在某些影视剧中,会有带导演注释的字幕,是导演对影片的拍摄技巧,镜头运用,演员,剧情等做的解说和评论,帮助观众更好的理解电影内容。编导阐述是编导对未来电视节目创作意图和完整构思的文字说明和全面解释,也是编导对摄制组全体人员的指导令和动员令。下面来看看它怎么写吧。

  第一章 选题阐述

  1.1选题

  “三十六座桥,七十二只窑”这句谚语讲的是编导的家乡锦溪。锦溪原名陈墓,陈墓镇当地有一种手工制作砖瓦的技术起源很早,繁盛于明代,在清朝时期发展到了鼎盛。这里出产的砖瓦以其精湛的制作技术、可靠的品质闻名全国,技艺传承有上千年。当然,砖窑的兴盛也有其特定的原因。相传在明朝初期,朱元璋刚刚登基,听说陈墓这个地方水系尤为发达,有一条龙脉贯穿于这个地方。民间也有关于风水学的谣传,陈墓会出千军万马和皇帝。朱元璋为了破解这个传言,在陈墓大肆兴建窑肚,想借助千砖万瓦来破解千军万马的传言。由此,陈墓这个地区的砖瓦行业在 80 年代前期兴盛一时。“清代抄本《陈墓镇志》有记载‘经窑作,扛窑、装窑、烧火、出灰,俱男工’,在过去锦溪镇的男子大都以烧窑为业。”跟编导切身相关的是,编导家中有很多亲戚曾经承包过砖窑厂,祖父母都是做瓦坯出身。当然这些事迹都是从小听家人口述,也从未亲眼见过砖瓦的制作过程,更未曾体会过父辈口中烧砖制瓦的苦楚。近二十年,家乡的古砖窑越来越少,窑逐渐变成重点保护的“文物”,机器生产砖瓦逐渐代替手工劳作,如今掌握这门技术的人也屈指可数了,烧砖制瓦的民俗技艺面临着消亡的危险。在一次参观古砖瓦博物馆经历的启发下,编导萌生了想要探访这门行将消失的民俗技艺的想法,寻访仅存的几位手工制瓦人,听他们讲述那些年跟砖瓦有关的人生故事。

  1.2确定拍摄主题

  人都无法离开情感的负载,有情感必定会产生故事。 因此编导要挖掘拍摄对象身上的故事,首先必须充分了解采访对象的工作和生活经历,从中提炼主题、撰写文稿、为拍摄内容打下厚实的基础。在确定了拍摄主题和采访对象后,编导对素材进行收集:编导深入被拍摄对象家中和工作现场,现场观察朱师傅制作瓦片的过程,向朱师傅了解手工制瓦的工艺流程:制坯、装窑、烧窑、闷窑、出窑。在与朱师傅的交流过程中,编导了解到制作土坯只是砖瓦制作最初的步骤,一块泥土最终成为建筑上砖瓦材料还有后续很多的步骤,砖瓦的烧制也有很深的学问和讲究。在朱师傅的介绍下,编导后续对两位烧窑师傅进行采访,并拍摄了烧窑的过程,对砖瓦基本的制作流程有了了解,也获得了第一手的影像资料。每一门手工技艺的`流传都离不开社会文化的积淀,查阅相关记载文献和民间传说可以帮助编导了解锦溪砖瓦制作兴盛的历史发展。为此编导与锦溪古砖瓦博物馆的馆长多次沟通,了解锦溪当地砖瓦历史的起源,发展,兴盛和衰弱过程,对民间的一些传说和典故有了大致的了解,引经据典地将典故融入到影片中,增加影片的可看性和趣味性。与拍摄对象交谈,了解他们的生活经历和工作状况。任何影片讲述的点最终都要归结到人,情感是影视作品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作品的血肉灵魂。在本片中,拍摄对象的人生经历是构成《砖瓦人生》中“人生”部分不可缺少的内容。本片的主人公有两个,分别是朱师傅和丁先生。他们身上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朱师傅为了“生计”,丁先生渴望“传承”,无论他们各自的目标是什么,他们都跟一件东西结下了不解之缘——砖瓦。当然,这背后的故事可能是他们的难言之隐,深藏在心底不希望让人知道,但这恰恰是影片中最动情、最感人至深的部分。因此,前期与拍摄对象做好良好的沟通准备,为后期拍摄对象讲述自己多彩的人生故事做铺垫是尤为重要的一部分。

  第二章 人物故事介绍

  2.1人物朱师傅

  朱师傅夫妻没有其他的生存技能,唯一的技术就是手工制作砖瓦。虽然这个工作收入颇丰,但是早上四点就要开工一直到晚上十点才能收工,非一般人能坚持下来,实在是辛苦,朱师傅也一度考虑想要退休。只是在朱师傅的心底还有一个寄托:儿子还没成家,他和老婆唯一的心愿就是帮儿子能把婚结了。在得知儿子所交的女朋友家庭比自己富足,要把姑娘娶回家需要十几万的彩礼钱时,他和老婆决定趁自己还干得动体力活,再做几年砖瓦生意,这是身为父母对孩子最大的爱。然而,在机械化生产日新月异的今天,手工做瓦技艺逐渐被淘汰。同时,中秋节儿子原先说好要来看望父母,由于节日期间车票紧俏,最终放弃了中秋节与父母的团聚,老两口在中秋之夜相顾无言地吃着精心准备的“团圆饭”……

  2.2人物老丁

  老丁有一家自己的砖窑厂,经济条件富裕。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了一张单子,对方要求定做两块一定尺寸的琴砖。由于之前没有做琴砖的经验,出于对砖瓦艺术的喜爱,他决定自己动手尝试制作琴砖。这看似简单的四块泥土拼成的砖头做起来并不简单。在土坯做成的第三天,老丁告诉编导们,琴砖开裂了……朱师傅是个老实人,说起话来朴实无华,有问才有答,不会多讲题外话。编导第一次拍摄记录片,由于朱师傅的回答展不开,因此编导对朱师傅的提问大多使用了封闭式的提问法,这是编导采访过程中犯的最大错误。采访过程中提过这样一个问题:“你觉得做砖瓦这个活苦不苦?”这样的提问方式把编导对砖瓦这份工作的态度隐形的传达给了采访对象。尤其是对于一个从事这份工作 32 年的人来说,苦是肯定的,编导窑挖掘的不是他对这份工作的态度,而是辛苦背后的故事。采访中大部分都是问一句答一句,以至于故事性的叙述不连贯,后期剪辑很吃力。老丁与朱师傅则是截然相反,老丁是一个话匣子,对砖瓦这一行他可以称得上是行家,老丁所感兴趣的话题一旦打开便覆水难收。在被问到烧制砖瓦的步骤时,老丁讲的异常详细,而这些细节可能是短片中所用不到的内容,在后期剪辑的时候发现已经为时已晚。


【编导阐述怎么写】相关文章:

1.编导影评范文怎么写

2.面试编导的自我介绍怎么写

3.编导怎么编写好故事

4.编导影评如何写?

5.编导考试写故事技巧

6.编导就业前景怎么样

7.编导专业就业前景怎么样

8.编导专业的就业前景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