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的色彩特征

时间:2017-05-18 17:13:28 编导制作 我要投稿

《霸王别姬》的色彩特征

  陈凯歌导演曾经说:“电影,是很多人在黑暗中聚会,去共同分享一个梦想”。反映出陈氏在创作中是以造梦者的身份来传达自己的感受、批判现实生活与调动观众情绪。而要让观众进入梦的幻境,情绪受到感染必须充分调动电影的视听元素,色彩无疑是视觉中不可忽略的部分。综观陈凯歌的所有作品,无论是具有象征意义的《黄土地》、《边走边唱》,或是具有较强政治色彩的《大阅兵》、《孩子王》,还是视觉效果华丽的《霸王别姬》、《无极》,都是通过明确色彩倾向来反映他的思想。其中《霸王别姬》更是通过对色彩的极致发掘,将电影兼具史诗格局与深刻的文化内涵,伶人的悲喜人生,表现得淋漓尽致。对其色彩的运用特征,本文从如下几点进行阐述。

  一、色彩层次的含蓄性

  《霸王别姬》中不乏光的表现,但主体人物往往笼罩在强烈光照的暗部,导演似乎着力于营造这样一种暧昧、模糊的气氛。如片头部分,两人二十年后的重逢场景,应该有较大的情绪波动与肢体语言。但导演用体育场入口处的光束从左后方照射二人,人物的轮廓得到凸显,形成了类似剪影效果,模糊了人物的面部表情和眼神,色彩呈现一片暧昧的暖红色。又如影片第一次出现阳光的画面,表现一群学戏的少年学徒。明亮的阳光光束团状形分布在画面上,光线最强的位置并非主要人物少年小豆子的位置。相反,小豆子画面的前景阴影位置,因前后形成了较强的透视关系,人物大小形成了较大的反差,朦胧的色彩层次并没有影响主体人物的刻画。再如众多 “戏”的舞台表演,光线从顶部撒下,对象的形与色都笼罩在一片广大烟雾当中,明亮鲜艳的色彩顿时变得很含蓄,使场景有一种耐人寻味的丰富性与视觉张力。蝶衣与袁四爷相混期间,二人在薄纱后互相嬉戏,互描脸谱,暖红色的层次含蓄,薄纱后的烛光被虚化,人的表情暧昧而复杂,象征着人的内心世界也是模糊、彷徨的。蝶衣堕落期间,内心极度痛苦,整日在毒品中寻求解脱,影片没有直接表现蝶衣的堕落,而是通过鱼缸中的浑水和毫无章法的金鱼来表现其生活状态的混沌和内心的空虚。而金鱼的背后又透出了微弱的光,与金鱼的轮廓共同构成了一种朦胧的色彩层次,形成暧昧性的画面效果。

  二、黑白镜头的穿插

  黑白镜头运用在色彩电影中能产生特别的效果。对于悲壮性、回忆性、忧郁性等特定情境的表达无彩色有独到的优势,而许多题材的电影都难以摆脱对这种场景的表现。片名出现之前导演安排了一个倒叙镜头,两位角出现在体育场中,色彩减弱到近乎黑白两色。体育馆内白色刺眼的灯光,此时直直地从两人头顶上刺下来,光束的形状让人感觉到孤独和无助,人物主体只剩轮廓,并且有被拉长的影子。影子与人的轮廓在色调上已经融合,无法分清,代表着心理的痛苦和扭曲。影片正式开始后,在前10分钟左右使用了纯粹的黑白画面,低明度的黑灰组合给人沉重的心理体验,明亮的白色则带来一种纯粹、极端或者决绝的情绪。影片一开始展现民国时期北平街头年关场景,街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本应是过年五彩的祥和景象,但一切都笼罩在黑白世界当中。这种黑白的场景营造,是对北洋政府社会背景的暗喻,也可理解为小豆子对儿时的回忆,同时也是影片悲壮性结局的铺垫。小豆子被母亲抱着穿梭于人群之中,最后来到一群少年表演“猴戏”的戏班面前。小豆子黑色的`眼眸,黑色的帽子,灰色的围巾,母亲苍白的脸,周围各级灰调的人群以及暗灰色的天空,无不营造一种忧郁悲凉的气氛。导演对于色彩转变的时间安排独具匠心,影片从小石头被师傅责罚痛打板子的过程中逐渐转为彩色,时间也仿佛由过去回到了现实,但小石头的惩罚并没结束,这不是痛苦的结束,反而是人生现实痛苦的开端。黑白画面结束之后开始大量使用红色和蓝色,表达不同的氛围和感情,将生理和心理上的温暖、成长、希望等积极情绪;身心上的冰冷、人性的丧失等消极情绪尽情宣泄。

  三、中性化的色彩纯度

  纯度是色彩三要素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是色彩形成层次与节奏关键因素。各种色相纯度存在差异,光色中以红绿蓝三原色光纯度最高,其中又以红色光最具视觉冲击。中国导演善于并热衷于使用红色,因为红色是我们传统的色彩,俗称“中国红”。如张艺谋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红高粱》等是对“中国红”的极致发挥。然而与张艺谋的张扬相比,陈凯歌的“中国红”更具有一种中庸色彩。在《霸王别姬》中的红色处理略带灰暗,导演有意识降低了红色的纯度。通篇表达压抑、痛苦的感情,奠定影片的悲剧色彩。影片中出现的红色主要集中在虞姬的戏服,旧时北平的城楼梁柱,戏台的背景,红色旗帜等道具上。虞姬戏服的红色在影片中多次出现,从少年蝶衣练戏时所穿的红色戏服到成角之后多次演出所穿红色戏服,最后结尾阶段蝶衣拔剑自刎时所穿红色戏服在红色明度与纯度上不尽相同,但总体偏于中性。小豆子练戏阶段红色稍显纯净,是注定日后成角的朝气之红。成角之后戏服披肩以黄为主,里边红黄相间,红色偏于暗红,纯度降低,是主人公命运多桀,反复无常写照。影片结尾和开头有呼应之感,虞姬的红色戏服笼罩在一片白光之中,逆光之下,红色的纯度处于一片浑浊,这是主人公即将用剑结束自己生命的黯淡之红。旧时京城红色朱门梁柱和红色城墙在民国时期失去了往日的辉煌,一律服从于灰暗红色所表示的抑郁情绪。红色舞台在剧中也频繁出现,但导演似乎都在极力控制色彩的纯度,就连给小豆子带来心理刺激的戏台,本应是色彩鲜艳光线明亮,展示出舞台的辉煌和"角儿"的荣耀,让他明白自己内心真正想要追求的东西,激发成角的欲望,也让其长期以来消极的心理终于看到希望,带来积极向上的情绪。但导演只把画面处理成以红为主的暖色色调,侧重色性和主题的联系,无意通过高艳度红色来打破整部电影的抑郁气氛。

  四、通过色彩冷暖达到视觉的对比

  色彩的冷暖属于色性范畴,影片中冷暖的对比主要通过蓝色与红色来实现。整部影片中,目的在于表现寒冷或者冷酷的地方都处理成了冰蓝色。比如,小石头在雪地里顶盆受罚,寒风呼啸冰雪飞舞,一切处于暗蓝色的世界里,唯有窗户透出烛红色的灯光打破冷蓝色的单调,与之形成强烈反差。大面积的蓝色增强了冬天寒冷的气氛,也反映戏班学徒的辛酸生活。日军进城时大片蓝色渲染出日军残暴冷酷的本性,与之相应的日军红色太阳旗形成反差,视觉上打破了蓝色的单调,但情绪上带来了红色危险的信号。果然小楼和日军因戏服发生争执,用茶壶砸倒汉奸,被日军抓走,靠蝶衣献唱才得以赎回。日本投降之后,蝶衣给国民党伤病唱戏,戏台周围一片冷蓝色,结果小楼和日本伤病发生强烈打斗,小楼头破血流,小菊仙在混乱中导致流产,蝶衣以汉奸之罪被国民党抓走。接下来与国民党相关的许多片段中大都以蓝色为基调,唯有党旗中的小片红色与之形成对比。蓝色在影片中扩大了“冷”的展现,扭曲了人平常用肉眼感受到的正常效果,对观众的视觉和心理有很大的冲击力。

  色彩作为电影语言的一部分,在确立导演艺术风格,表现整部影片的主题基调,外化人物情感,激起观众情绪,渲染故事气氛,展示人物的内心世界都具有其他语言无可比拟的优势。因此色彩日益受到当代导演的重视,他们竭力在色彩语言的运用上不断发展创新,挖掘着色彩表现潜力。

  陈凯歌导演深谙色彩处理之道,结合多方因素的完美结合,《霸王别姬》是他最灿烂的一次歌唱,看罢全剧,你会禁不住长叹“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霸王别姬》的色彩特征】相关文章:

1.不同色彩有哪些特征-色彩的表现特征

2.色彩的表现特征

3.服装色彩有哪些特征-服装色彩的特征是什么

4.各种色彩的表现特征

5.浅析绵竹年画的色彩特征

6.电影色彩艺术的美学特征研究论文

7.油画色彩的艺术特征的探讨论文

8.民间美术之色彩审美特征探索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