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杜绝海归变“海带”

发布时间:2013-02-20 编辑: 手机版

  出国留学充实自己 杜绝海归变“海带”

  随着海归数量的大幅增加,他们的就业优势已经不再明显。海归的起薪在3000元左右,月薪在3000元-10000元的占71%,超过四成人的月薪不足5000元,只有15%的海归收入超万元。相当数量的海归回国后变身“小白领”,甚至成为了“海带”。

  在很多人看来,这实在有些“出人意外”,想想当年“海龟”多风光啊,女孩子心气高的嫁人要嫁“海龟”,大学要发展高薪要聘“海龟”,甚至国资委也要高薪招聘“海龟”国企高管。可短短这些年,“海龟”怎么就成“海带”了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也简单:一方面是“海龟”本身的原因,另一方面是中国的就业环境问题。

  利:增长见闻,开拓视野,成为一个有见识的人;掌握一门外语,受益终身;磨练自己的生存能力,培养自己的吃苦精神,学习外 国人的优秀之处;好的学校,好的专业,能够学到真正的知识,拿到过硬的文凭;有机会进入外国公司或者移民。

  弊:出国留学需要大笔金钱,投资不一定有相应回报;国外消费水平高,也许你常会感到入不敷出;有些国家排他性强,你无法真正融入同学之中;外国的经济危机闹得厉害,工作机会更少;如果没有学到真正的知识,会白白浪费几年光阴和大笔金钱。

  建议:年轻的时候有机会多见见世面,是件好事。如果有条件出国留学,不妨出去。但是,如果没有好的学校或者好的专业,大可不必出国镀金,把同样的资金用来创业或投资意义更大。

  文化学者朱大可把中国从1986年到2011年的移民史分作六个阶段:大学生读书和打工移民;因期盼国外的中老年福利而移民;一些官员、商人和中产阶级上层为躲避上世纪90年代末的高考扩招和应试教育体制,而将中小学子女送往国外留学;一些官员家属携带巨款移民;民营企业家投资移民;中产阶层和知识分子恐慌性移民。这六个发展阶段包含了五种引人注意的趋势:由求学和知识性为主题的移民,向经济和政治领域转变;由个人移民向家庭团体移民转变;由单纯的求学、求职的个人事业发展,向避害性逃迁转变;移民地目的地由美、澳、加、日等国,扩展到世界各地;由出国打工赚钱,向带钱出国消费享乐转变;由移民的单一理由(如教育),而向总体化(教育、经济、文化、政治)方向转变。

  移民是“海龟”的基础,由此可以得出两个推论:一、“海龟”群体的总人数增加了,即使优秀人才即分子不变,最后的除法结果自然也就不理想。二、出国留学生的整体质量也在下降,以2009年轰动一时的中国留法学生买文凭事件来看,这650名中国留学生中,有100多名新生不会讲法语,他们无法跟上课程,引起怀疑后,经核实其大量申请材料是伪造的。为此,有评论认为“这个群体可能就是由官员或国企高管子弟所组成,他们在国外留学的目的就是购得一纸文凭。由于国外的学位真假难辨,含金量也难以考量,更可以作为日后升迁的跳板”。当然,更著名的还有唐骏“文凭门”事件。总之,留学生美誉度的下降势必影响“海龟”在国人心中的形象。

  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的就业环境发生了改变。想想近些年铺天盖地的“大学生收入不如农民工”新闻吧,这说明中国近些年的就业出现了“轻知识重实用”的趋势。上世纪90年代以来,社会通过电视广告等手段给青年人塑造了“白领梦”,可由于中国处于国际分工的底部,新增加的劳动就业岗位主要是劳动密集型的就业岗位,使得中国就业上呈现出“白领需求不足”的状况。可留学生大都抱着“白领梦”甚至“金领梦”出去的,选择的是商科、会计、金融等专业,这就导致了海归的同质化比较严重,就业竞争力下降。这里耐人寻味的是,既然国内都有发展职业教育的呼吁,留学生为什么不可以选择去德国学习高级技工呢?

  当然,对于那些日渐占据留学生主体的“官二代”和“富二代”来说,也许他们回来压根儿就没想找工作,只想趁着年轻多玩几年,玩累了再由老爸安排个位置,不也比普通人奋斗十年要强吗?为这些“海龟”不受待见了着急,那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