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资讯

父亲文章精选

时间:2017-06-09 04:18:18 编辑:骆敬 手机版

  《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个很普通的北方汉子。

  他没有文化,也不是那种特能说会道的人。但是他心地是善良的。

  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他让我写数字“3”给他看。我想起家里堂屋老钟表上面恰巧有这个数字,就照着写了。他看了之后说,写得真好。内心的喜悦,我至今依然记得。

  和爷爷的严格不同,父亲对我一直比较宽容。我害怕和爷爷相处,因为他总是发脾气,但是和父亲就不必担心这个。

  但是他也打过我。大约在我四岁的时候,因为和二姐打架,他狠狠地用鞋底打了我。还有一次,因为我小时候很爱玩火,不小心点着了家里的麦秸,他发了脾气,追着我狠狠地打了几下。

  除了这两次,他再也没有打过我。

  父亲的力气很大。年轻的时候扛活,一百斤一袋的货,别人都是一次一袋都很吃力,他却能扛起两袋一路小跑。

  父亲年轻的时候,去北京打工,工资一个月大约800块钱。他打工的地方,是北京郊区的一个种植花卉的小厂子。里面有很多大棚,大棚里面就是各种花卉,还有一些草莓。

  每次去那个厂子,我和妹妹都感觉非常好玩。我们在不同的房间爬来爬去,捉迷藏。厂子里有一个小卖部,我和妹妹经常去买点花生米。

  厂子里有一个人工湖,面积不大,里面有鱼,但是经常有死鱼在岸边飘着。我现在想起,仿佛还能闻到那些死鱼的腥味。

  三姨在北京定居多年,那时候经常来厂子里看望父亲和我们。

  有一年春天,她带来一个大风筝给我玩。父亲给我放起来,很高。然后,他用砖头压住了线头。我趁他不在,偷偷地把砖头拿走了,想拿起风筝跑几圈。不幸的是,风筝一下子飞到了天空,线头就在我头上,但是我怎样努力都够不到。

  我追着风筝跑了几百米的距离,眼睁睁地看着它最后落在了一棵老梧桐树上。上面很多大大的鸟窝,但是枝子还是枯萎的,并没有树叶在上面。我担心父亲会批评我,但是他没有说什么。

  晚上,小厂子上空经常有飞机掠过,声音很大。每当此时,我和妹妹就飞快地从屋里跑出来,望着天上闪烁着灯光的飞机,静静地不说话。

  厂子北边有一处澡堂,旁边经常堆放很多煤块。冬天的时候,一走到这里就会闻到浓浓的煤炭燃烧的味道。时至今日,每当在冬天的黄昏闻到这种味道,我仍然会想念起这个小厂子。那些往事,仿佛就在这样让人铭记的味觉里复活,心情却说不出来是喜悦还是悲伤。

  那些年,父亲一直在这个小厂子里打工。那时候的工资不算多,但是钱实在,一块钱能比现在十块钱花,甚至还多。但是家里孩子多,父亲辛苦挣来的钱也只是基本能维持这个家。

  等到我小学快要念完的时候,父亲就不再去那个小厂子里了。他在家里出了种地,又开始养猪、养鸡和养鱼。

  养猪挣的钱不多,也很辛苦。生下小猪崽,我和父亲就去范县集市上去卖。我们用的是农村里的拉车子,用毛驴拉着。一头猪大概能生十二只左右的小崽。有时候村里人会要一些,剩下的我们就得去集市上卖。

  集市上人山人海,都是做牲口生意的,浓浓的腥气让人无法呼吸。

  想卖个好价格并不容易。买家总是挑三拣四,讨价还价,几次商谈,都没有谈妥。后来,终于有人愿意买下我们的猪崽,父亲高兴得不行。回去的路上,我们的心情也很愉快。

  养猪几年之后,父亲又开始了养鸡。他和舅舅花费好几天,在老家南边的空地上搭建了一大间鸡舍。

  我和妹妹经常去鸡架上面喂料喂水。现在想起来,还能听到那时候鸡群叽叽喳喳的叫声,还有冬天鸡舍里烧煤火后特有的味道。那种味道不刺鼻,钻入鼻孔感觉暖暖的,至今让我难忘。

  小鸡总是很容易生病。一场病下来,死掉几百只都很正常。有一次,小鸡又生病了,不断死掉。父亲很着急,买了些药,也打了针,鸡却还是不断死去。那几天,他连觉都没睡好。

  对于快要死掉的鸡苗,父亲很心疼。那时候家里没多少吃的,父亲看到有生病迹象的鸡苗,就赶紧杀了,大火炖熟给我们吃。有几天,家里连续几天都吃鸡肉。虽然这些鸡都不是健康的,但是我们吃后都没有什么问题。

  记忆里,养鸡并没有赚到钱。除了一年大赚,其他几年都没挣钱,加上盖鸡舍借的姑姑的钱,相当于白折腾。

  后来有一天,我看到家里南边的大坑里有机器在灌水。我问父亲这是在干什么,他说要养鱼。我感觉很新鲜,也很开心,因为我非常喜欢鱼。但是我问母亲的时候,她似乎不太高兴,说父亲瞎折腾,肯定不挣钱。

  机器抽了三天三夜,才把大坑灌满。父亲把买来的鱼苗倒入大坑,从此开始了漫漫养鱼路。

  每天早晨和下午,他都会准时拿着鱼饲料在岸边喂食。他用力敲打着盆子,嘴里还不断呼唤着什么,不几下,鱼儿就都浮出了水面。每当我上学从那里经过看到他喂食,我都觉得父亲很伟大。

  但是,后来不知为何,鱼的价格一路下跌,父亲算了一下,根本不挣钱。于是,收网捕捞的那几天,父亲任凭村里人在河里打捞,他没有刻意阻拦。母亲当然很生气,她又跟我说了一次,父亲简直是瞎折腾,做生意不动脑子。我不知道同意不同意母亲的话,只是觉得虽然鱼儿没能挣钱,父亲尝试了就不会遗憾。

  我的祖上是开药铺的,我的爷爷的爷爷那时就开药铺,因此便积累了些钱财,购置了不少土地。但是,这些土地一直都是简单种着树,并没有开发利用。

  小学三年级左右的时候,村里开始搞大棚种植。我们家的土地也被强行占用,开发成了大棚。父亲找人说过这事,但是村里政策已经下来,毫无办法。

  后来,大棚没搞成,村里也不再占地,父亲终于把这些土地收回来了。他又种满了树,都是白杨树。不几年,就郁郁葱葱,非常茂盛。

  上初中的时候,舅舅那边去北京打工,家里土地暂时不种了,便暂时交给了父亲。这样一来,父亲一共种植二十多亩地。

  那时浇地的时候,还是用机器。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父亲把带子从水井转台连接到机器转轮时候的场景。机器先启动起来,然后父亲把带子套在机器转轮上,然后小心地扯到水井转台附近,把带子扭转一定角度后,迅速地套在转台上面。他动作麻利,很少失手,我却看得心惊。

  浇地要熬时间。父亲从来没让我们几个孩子去地里熬夜看地。他总是一个人,拿着个铁锹,配个手电筒就够了。夏天水凉,他却喜欢光着脚在地里来回查看缺口。现在想想,那么多地,那么多漫长的夜,真不知道父亲是怎样熬过来的。

  初中那几年,因为家里琐事,父亲经常和母亲发生争执。那些年,是记忆中不堪回首的几年。

  父亲抽烟,有时一天能抽两包。也喜欢喝酒,特别是来客人或做客的时候。因为这个,母亲和他没少吵了架。

  初中的时候,因为处于青春期,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状态很不稳定,心思也无法集中在学习上。那几年,成绩好过,差过。中考的时候,并不理想。

  父亲很失望。于是,我选择了复读。

  复读那一年,我觉得自己的心态终于稳定了,学习上也格外用心。现在想来,那一年,是我最幸福的一年,因为我漂浮不定的心终于稳了下来。

  中考到了,我们所有去莘县考试的学生都要坐车去。父亲把我送到了中学,我要从那里上车。本来好好的我,不知为何在上了车看到父亲的那双眼睛后,心里一阵发抖,眼泪刷地落了下来。他看到我流泪,嘴巴动了几下,似乎是在说“好好的,哭啥,好好考试”之类的话。

  我把头扭到一旁,不顾身边同学的眼光,任凭眼泪流淌。

  成绩出来后,不出所料,我考上了实验高中,而且只需要几百块钱就能上。当我去家后地里告诉父亲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看到他虽然只是简单地“嗯”了一声,但是他的脸色却是喜悦的。

  高中以后,回家的日子逐渐少了。基本上,一个月回家一次。每次回家,父亲总是说我要多吃,别省着钱不舍得吃。

  每次给他和母亲打电话,他都不多说什么,都是母亲来跟我说话。有时候简单说上几句,他就说好好学习,学到的东西都是自己的谁也偷不走。这句话,从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对我讲,所以我一直记得。

  父亲的记忆力很好,他小时候念到小学二年级,那时候的语文课文他至今还记得,能流利地背诵下来。但是,那时候他要挣工分养家,因此二年级没念完就辍学了。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山师上学那几年,对父亲的记忆很模糊,因为基本上没回过家。只记得,每次回家的时候,都看到他脸上渐渐增多的皱纹,还有白发。

  如今,毕业工作几年了,依然很少和父亲坐下来好好交流。他现在话越来越少,但对我的期望却越来越重。我知道,在他眼里,我即便不是整个世界,也是他最重要的风景。

  父亲很孝顺,虽然祖父脾气不好,但他却很少顶撞过,都是言听计从。祖母和祖父离世的时候,父亲在祭奠的时候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他从未那样释放过自己的脆弱,仿佛那一刻,此生所有的苦累烦忧他都宣泄一空。

  都说,母子情深,我也有一个好母亲。但是,父亲的爱对我来说,更加沉重和真切。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一种情怀,这种情怀,除了爱,还有责任,还有继承,还有超越。

  前不久,看到有档节目,要和自己的亲人对视三分钟。

  父亲,我做不到,因为我只能看你一眼,无法再看你第二眼,否则会顷刻间泪流满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因为父亲,我只能决堤。

  父亲,虽然你不识字,有生之年也未必能看到这些。但是这些不重要。

  佛说,此生成为亲人或爱人,都是为了了结缘份。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我只知道,此生做你的孩子,我骄傲。

关于我们|致应届毕业生|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手机触屏版|官方微博|求职防骗|问题反馈

觉得【应届毕业生网】对应届生求职有帮助,记得分享给其他应届生,网址是“应届毕业生”的声母YJBY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