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

申论:“公考丑闻”折射贫寒子弟上升不畅

时间:2017-11-21 编辑: 手机版

  15日晚,山西长治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长治公务员考试第一名考生宋江明体检不合格被刷”事件公布初步调查结果,认定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对宋江明录用公务员体检结论有误,对该考生重新组织体检后,其指标符合公务员录用体检标准。


  长治公考事件峰回路转,原本因体检“不合格”被淘汰出局的宋江明,有望获得该职位录用。“迟来的正义非正义”,但有时,迟来的正义也是正义,正义虽然姗姗来迟,但最终没有缺席,宋江明终能讨回公道,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胜利,还是舆论的胜利,是公义的胜利。


  但是,我们必须追问,是谁偏让正义姗姗来迟?是谁让宋江明的公考之路一波三折?又是谁在浪费社会成本,制造招考丑闻?


  这只是医院的责任吗?根据长治市纪委、市卫生局组织的专家论证意见和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组织的专家复核结果,现认定和平医院对宋江明录用公务员体检结论有误。一句“体检结论有误”,多么苍白多么轻佻?是真失误还是故意制造错误?相关医院总共为宋江明进行了两次体检,难道两次都失误?正如宋江明所称,数据偏差不会是体检设备的问题,因为两次体检都有误差的概率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几乎是不可能的。


  淘汰宋江明,递补者是何许人也?由于宋江明被指体检未通过,第二名就递补上来了。但第二名考生的专业显然不符合招考要求,招录岗位的专业要求是“环境资源法及相关专业”,而递补者的专业是“资源环境科学”,根据招录公告,“资源环境科学”属于第35类环境科学类,而“环境资源法”属于第10类法律类。由于宋江明可能重获岗位,这个递补者将被刷掉,但是其背后有无利益输送,值得关注。


  最值得追究的是,本来应该公开公平公正的公考招录,为何给人一种不乏猫腻的印象?此前报道中一处细节让人震惊,宋江明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去找长治市人社局局长,却碰了一鼻子灰,局长称:“我正忙呢,你要再这样纠缠,即使体检过了,我也要让你政审不过。”随后,宋江明被工作人员拉出了局长办公室。这名局长够傲慢够无良也够牛气,但他绝不是吹牛,即便公考第一,就是不录取你,随便找个错就能把你淘汰,早已成为一些公开招录的潜规则,该局长只不过是口不择言,一不小心说出了真言而已。


  “仙家还是仙家做,哪有凡人做仙家?”“投胎是门技术活,精子决定位子。”不少平民子弟对权力世袭深恶痛绝,却无可奈何,只能如此感叹。不是所有的公考都不公平,但不能否认,公考招录中存在猫腻现象。如果公开招录腐败,损害的必然是公考的公信力。


  宋江明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子弟,他的成才之路也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据报道,宋江明出生在长治市长子县鲍店镇西王坡西村,父亲早年去世,母亲是一名农村小学的民办教师。宋江明自幼勤奋刻苦,2005年考上大学时是亲戚朋友东帮西凑才把学费交上的。宋江明今年7月份吉林大学研究生毕业。这样的农家子弟,虽家境贫寒,但勤奋好学,积极上进,如果连他们的上升道路也堵死,就会让他们产生强烈的被剥夺感和不公平感,当不满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当失望的贫家俊彦越来越多,后果不言而喻。


  曾有网友称,我们正处于琥珀社会,底层人或者说贫寒子弟犹如一只只小爬虫,被权力的树脂裹缚、禁锢,难以上升,只能挣扎,终成一个个琥珀,成为这个时代的标本。这种判断当然不够精确,但社会阶层固化一直是坊间热议的话题,贫寒子弟上升的空间确实有些逼仄。当贫寒子弟的命运一直难以改观,或者屡屡遭受不公平对待,他们只会失望和认命吗?


  宋江明毕竟不是宋公明,如果是宋公明受了欺侮或窝囊气,李逵早已挥起了板斧。宋江明的幸运在于,他可以向正义的媒体求助,他有舆论的声援,最终也有纪检部门的公正调查,但是,不是所有在招考中蒙冤的人都有他幸运,有的人“死”得更无辜,却无法维权。如何确保招考公平,如何打通贫家子弟上升的通道,又如何约束和惩戒不安分的权力?

 


关于我们|致应届毕业生|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手机触屏版|官方微博|求职防骗|问题反馈

觉得【应届毕业生网】对应届生求职有帮助,记得分享给其他应届生,网址是“应届毕业生”的声母YJBY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