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区

白领的易碎和红领的稳定

时间:2018-09-11 12:29:09讨论区 我要投稿

  上世纪90年代前期开始,“白领”还是一个惹人向往的阶层。时隔近20年,中国的“红领”悄然出现,成为最被看好的行当。“红领”其实就是公务员阶层。在中国目前大约有5000万吃“财政饭”的公职人员。

  “红领”因其收入稳定、福利有保障、晋升有空间成为继“白领”、“金领”之后最受青睐的行当,这难免让人想起公务员的“金饭碗”和大学生对国家公务员职业的趋之若鹜,更让人联想到了当下白领的易碎。

  “红领”最受青睐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加入“分配性努力”队伍而非“生产性努力”队伍。著名制度经济学家诺斯曾区别了到底哪种制度能促进经济增长、哪种制度会妨碍经济增长,他使用了“生产性努力”与“分配性努力”两个概念。他认为,人们认为社会不公平,其实是觉得他们每增加一分投入到生产中去,进行“生产性努力”,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相反,有些人只把精力放在企图从社会已有的生产成果中分得更多的份额,进行“分配性努力”,却真的能够得逞。这个时候,必然有更多的人不愿再将自己的努力放在生产上,转而放在分配上,经济增长就将陷入停滞。

  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才热衷于当国家公务员,参与到公务员队伍中进行“分配性努力”,这意味着大家都更愿意去“分蛋糕”,而不是“做蛋糕”,意味着人们更愿意把知识与理性主要用于分配而不是生产。

  与此同时,作为创造社会财富的白领阶层却日益焦虑化、脆弱化。表面上优厚的薪水和巨大生活压力、风险预期的不成比例,让白领阶层的焦虑有升无降,由此产生了“易碎”心理。不断疯涨的房价、令人生畏的医疗费、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既可以让那些社会底层群体“买不起房、看不起病”并成为阻遏他们向上流动的经济瓶颈,当然也会时刻威胁着中产者看似体面风光的生活,蚕食乃至吞噬他们所谓的高薪,使其备感生活的易碎。

  更严重的是,我国社会的中产阶层的认同意识正在下降,甚至比10年前的认同度还低,并且有关研究表明,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大约有5%的人不能保持中间收入位置,他们绝大部分落入了社会收入的最底层。也有学者从统计学上验证了中等收入者的脆弱性、不稳定性。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当下的中产阶层面临的道路非常狭窄:要么努力进入高收入群体,要么往下走,返贫为低收入群体。

  有人指出,“如果说中国经济算是奇迹的话,那么创造这个奇迹的人就是这些拿着微薄薪水艰难度日却又怀着对未来的憧憬而不懈奋斗的无数中国人……”在这样的前提下,“红领”的稳定与“白领”的易碎就是一道社会题。

关于我们|致应届毕业生|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手机触屏版|官方微博|求职防骗|问题反馈

觉得【应届毕业生网】对应届生求职有帮助,记得分享给其他应届生,网址是“应届毕业生”的声母YJBYS.com